□毛建國
  這幾天,“手術室自拍”成為輿論場的熱鬧話題。12月21日,陝西西安某醫院數名醫護人員在手術室內的一組合影被網絡熱轉。當晚,西安市衛生局對該院作出多項行政處罰。經調查,網上所傳照片拍攝於今年8月15日,拍攝地點為西安鳳城醫院老手術室,事因手術室即將搬遷,相關醫務人員拍照留念(12月24日《人民日報》)。
  對於“手術室自拍”事件,出現的劇情變化,帶來的輿情轉折,值得關註,也值得思考。出現這一情況,首先需要思考輿論倫理問題。還原事件的經過,開始只是見於微信圈:8月16日,有醫生在微信圈裡發了照片;12月20日,有人上傳到微博,並配上了評論:“作為一名醫護人員我想說難怪醫患關係這麼緊張,手術同時你們在做什麼?”12月20日晚,有媒體官方微博轉發,併發表意見“一說為快”,隨後引爆輿論場。
  類似這樣的朋友圈,其實只是自媒體時代的常態。如果沒有對這一事件的定義,特別是沒有媒體的關註,很可能淹沒在信息的海洋中。由此可見,誰定義誰發佈很重要。這也帶來了輿論倫理的問題——在自媒體環境下,其含義超過了一般意義上的媒體倫理。面對碎片化的信息,一般人沒有審核的能力,卻有評論和轉發的權限。這也提醒我們,在自媒體時代,每個人都要審慎對待自己的評論和轉發,特別是主流媒體更要承擔主流責任,不能說風就是雨。
  其次需要思考當前的醫患關係。一個彼此交惡的醫患關係,不僅是醫生的痛,也是患者的痛。當前的醫患關係,或許沒有想象中那麼好,但也不是像有些人說的那麼壞。無視眾多良心醫生的存在,與無視一些醫生道德敗壞一樣嚴重,甚至更為嚴重。誠然,現實中存在一些壞醫生,但不是所有醫生如此,更不是主流如此。忽視行業的基本面,不僅是對醫生的不負責任,而且由於其存在“榮譽腐蝕效應”,會讓其他醫生失去職業榮譽,從而也是對患者的不負責任。
  最後還要思考院方的應對及責任。手術室自拍出現輿情逆轉,很重要的一點,得自於劇情的相繼公佈。這說明,在信息公開上每前進一步,在醫患關係上就會增進一步。在事件中,院方也並非沒有商榷之處。鳳城醫院負責人稱,“為了儘快消除負面影響,也從進一步嚴格要求醫生的角度出發,我們在處理時選擇了從重處罰。”這是很莫名其妙的做法,因為輿論關註了,就不要是非了,就失去判斷了,就選擇犧牲當事人的利益?這種“從重處罰”和有關官員喊出的“誰砸我的牌子,就砸誰的飯碗”,又有多大區別?在現實中,一些醫院給醫生下創收指標,埋下的也是一個個醫患關係的炸彈。
  “手術室自拍”的輿情逆轉值得關註。如同當初一邊倒指向醫生,現在一邊倒批評輿論,同樣是一種偏頗。發生在“手術室自拍”身上的是是非非,媒體、社會、醫院,都應該從中找到經驗教訓。
  (原標題:手術室自拍輿情逆轉須深思)
創作者介紹

不能說的秘密

av08avvj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